收費的再思

近來接多了一些喪禮,遇到一些有關費用的心理關口,值得我好好思考......

近來接多了一些喪禮,遇到一些有關費用的心理關口,值得我好好思考。

有一些沒有返教會的信徒,或是想用基督教但沒有教會幫忙的,想找我幫忙,我多會遷就時間,盡力協助。但一說到收費,有些人會感覺差異;當然一般教會做法是不收費用的,還會幫忙印刷程序表;那我也是傳道人,為何會收費?

一般受聘於教會的牧者,教會支付的薪金已包括任何形式的牧養,婚禮喪禮,紅白二事,也是牧養模式的一種,不額外收費也是合理。但一個受過生死教育專業訓練的自由傳道,有豐富殯葬知識,能提供適時適切的一站式服務,省卻主家周旋於不同殯葬商或聯絡主禮的功夫,還能告知作為主家可以有的選擇,難道這個服務沒有價值嗎?

我在忠僕事奉中心但以理學院所接受的,是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認證的雙職傳道訓練,即一方面我有自己的專業(我是輔導員,從事心理治療),另一方面是傳道人,隨時隨地,在任何一個場景,都可以分享聖經真理;我們沒有教會支持,沒有政府資助,靠提供專業服務以織帳棚的方式維持生活。

其實,十年前剛開始時,我未有經驗,只為幫助一些我接觸到的喪親家庭,我是不收費的。當時每年只有一兩個個案,也完全沒有打算專業發展。後來個案越來越多,我投放的時間也多了,才想到收費。有前輩說,有收費也是好的,若說自由奉獻嘛,一般人都不知該怎樣計算,付得多嘛,對主家可能構成壓力,但付得少,又感覺不好意思。於是我綜合以往未定價前所收的奉獻作基礎,再以我需要投放的時間作考量,再定出收費,而且收費也列明清楚。如要設計/印刷程序表,需要司琴、樂手,則另計,因為如果主家有親人懂電腦,可自己動手設計程序表,藉此為親人最後做點事情,是很美好的,這也是一個紓緩哀傷的過程;又或親友中有人懂彈琴,彈得好不好都是其次,重要的是家人為逝者送上最後心意,這也是極其寶貴。這是從輔導的觀點出發。

其實,安息禮只是統稱,整全的安息禮有四部份:入殮禮(安息禮之前的禮儀),安息禮/追思禮,出殯禮及火化禮/土葬禮,貼心一點的,還會加上後續的撒灰禮/安灰禮/安碑禮。不論安息禮是簡單得由殮房直到火葬場的半日服務、殯儀館或教堂的一天或兩天服務,只是服務時間長短的分別。前期工作如了解家屬需要、了解逝者生平,功夫還是一樣多。在第一次與家屬見面,已為家庭把脈,了解家庭需要,梳理情緒,甚至擺平家人間的不同意見,避免為辦後事而衝突……輔導工作已在默默進行中。

一個禮儀要做得仔細,除了設計程序,編排流程,主領禮儀,更要了解逝者生平,撰寫講稿,使信息與離世者生命相關對應,做好每個環節的串連,顧及程序的流暢度與起承轉合,還要佈置接待處增加溫暖感,更要兼顧音樂,歌曲怎樣配合和播放,還要懂得臨場執生,應變突發事情(誰來/沒來/未到,誰要講話/不講話,器材失靈,抬棺的仵工未到……)真是一樣都不能馬虎。

至於程序表:不單是設計,還有排版,校對,印刷;印刷費用也要知道數量,紙質(光紙,粉紙,厚紙、薄紙)彩色/單色等,才可報價。教會牧者多數負責信息,程序表則交由幹事幫忙;教會只負責教會部份,如果沒有一個懂得殯葬知識又了解基督教禮儀的人在中間聯繫,主家就要自己與殯葬商及教會做所有聯繫與協調工作,當主家正經歷喪親的迷惘與哀傷中,就會承受額外的壓力,所以我相信我的服務是有價值的,但對於基層和綜援家庭,我們沒有收取額外收費。

付費,不單是對服務提供者的尊重,主家也可以有要求。有時我會多走一步,多做一點。曾有人奇怪的問,文件你也親自運送?你是傳道人啊!我說,時間真的趕急,而且耶穌也為門徒洗腳,那還有甚麼是傳道人這身份不能做的?只要件事做得好,主家得幫助就好了。

十年徐徐過去,我也由一個半途出家的禮儀師,經過不斷進修、受訓,今天不單是具專業殯葬知識的禮儀師,更是喪禮班導師,我真心相信,我們的服務是很有價值的。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台灣生死教育交流團 2

台灣生死教育交流團(2)

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高鐵去到花蓮,慈濟大學及花蓮門諾會醫院安寧病房是今天的重點學習。

愛心速遞

第五波疫情來得又急又快,近期每日確診數以萬計,幾乎身邊總有認識的朋友或其家人確診[...]

沒有選擇中的選擇

生命何時終結,人沒有選擇;生命怎樣離開,也沒有選擇;殮房迫滿遺體,政府相關部門何[...]
Toppencil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