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,我會在天上聽你操曲

在生活上老實婆婆照顧老實伯伯可以用無微不至去形容,知道他牙齒不大好,就每餐悉心安排,為他預備軟口少醣的食物。雖然老實伯伯不懂浪漫,但知道太太喜歡吃刺身,每次吃壽司時,都會讓太太吃壽司上的刺身,自己就吃剩下的飯團;老實婆婆喜歡唱粵曲,老實伯伯就作她的忠實粉絲,還大讚老實婆婆唱功了得!雖然以後都看不見老實伯伯去捧場了,但他必會在天上繼續聽老實婆婆操曲。

(禮儀師 杜婉霞)

四月份是復活節,信徒雖有復活的盼望,知道地上的死亡只是暫別,但對於結婚45年的長者有老伴離世,捨不得總是難免;雖然盼望將來可在天家再見,但要重新適應沒有對方在身邊的日子:餐桌上沒有你的碗筷、床鋪下沒有你的身軀,生活就好像失了重心似的,多堅強的人,也需要點時間去與這不捨共存。

為老實伯伯主領安息禮令我感受良多;現代人的婚姻易結易離,看見有人能持守婚姻45載,實屬難得。

老實伯伯年屆八十,在家人口中,他是個很了得、勤力、聰明和細心,更是百份百顧家的人。他是一個電梯製作員,屬於實務派的高技術人員,雖然已經退休,卻仍常在業內被邀請擔任顧問,是一位受人景仰的老行尊。

老實伯伯與太太結婚45年,上一代人有上一代人的相處模式,雖然老實伯伯為人內斂,很少說話,但對家庭出盡了百份之二百的努力去供應和照顧。

父母那一代,當然不會將愛常常掛在口邊,更沒有staycation,不懂買花,也不會浪漫,但負責任,有承擔,「做好自己的角色」,就是他們展現情感的方式。

在生活上老實婆婆照顧老實伯伯可以用無微不至去形容,知道他牙齒不大好,就每餐悉心安排,為他預備軟口少醣的食物。雖然老實伯伯不懂浪漫,但知道太太喜歡吃刺身,每次吃壽司時,都會讓太太吃壽司上的刺身,自己就吃剩下的飯團;老實婆婆喜歡唱粵曲,老實伯伯就作她的忠實粉絲,還大讚老實婆婆唱功了得!雖然以後都看不見老實伯伯去捧場了,但他必會在天上繼續聽老實婆婆操曲。

大家都經過了疫情肆虐的2020,新一年也過了好幾個月,疫情仍是反覆,我們都經驗了世事的無常和生命的脆弱,特別是長者,若住進了公家醫院,探病受限制,再見面時也許已來不及留下任何說話了。

人的一生匆匆而過,還是趁仍有機會相處時,多講句體貼的話,多做點令大家開心的事,好為日後留個美好回憶。

「求祢指教我們怎樣算自己的日子,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。」(詩篇九十篇20節)

(原文刊於《號角》:https://cchchk.org/article/family/marriage/hk210325f/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以一個美好的再見減少遺憾

接到有人急call,說一位婆婆在家發生意外,送院途中不治。因為入院未及24小時,未能確定死因,算為非自然死亡,遺體會被移送公眾殮房,待法醫進行剖驗才能確定死因。有家人匆匆趕回香港辦理後事,但又有些家人因在外地有要事而必需離港,故想盡快舉行火化禮。要趕急辦理後事需多方配合:需取得由法庭簽下的火化許可証,有可訂的火化爐期,還要遷就趕車趕船趕飛機的班次,的確是要與時間競賽!結果大家分頭行事:有些家人去食環處辦理訂爐手續,另一些去殮房等文件,一見文件就whatsapp傳送去辦手續的家人手中,再飛快將正本送來……,在分秒必爭的火速行動下,終於趕及訂到火化爐,並順利進行後續安排。由於火葬場不宜擺花牌,獻花的花要另外預備;為了不讓家屬頻撲,我親自往花墟選購。家人說婆婆喜歡鮮紅玫瑰;玫瑰需要去刺和修剪,我特別選了一些未盛開的帶回家用水養了一晚,確保第二日獻花時花是最新鮮及開得最燦爛。由於離世婆婆年過八十,來送別的丈夫也年事已高,還有一些送行的長者親友;在安排上想讓他們盡量少點舟車勞累,故又是另一次兵分兩路:有些家人在殮房領遺體,好讓同事幫婆婆更衣化妝,另一批與長者在同一時間出發,好讓親友到達殮房時剛好整妝妥當,可以開始出殯禮。由於婆婆離世只有幾天,遺體保存得很好,較容易化妝,面容就像睡了一樣安祥。婆婆與丈夫有68年美滿婚姻,公公的眼淚與不捨,任誰看見都會為他們難過。和合石火葬場是我去過最優美的火葬場:陽光透頂,有巨大玻璃牆,外望種滿了翠綠的高身植物,使人在哀傷中也感到寧靜釋懷。婆婆信了耶穌,受了洗,故採用基督教儀式。因為大家都沒有機會道別,除了獻花,我加入了獻心環節;讓大家有機會寫一些感言,抒發一下想講的話。兩位孫兒講述婆婆的生平,肯定她一生對家庭的付出與貢獻。雖然火葬場時間很短,但也可以做得簡單而得體。我用了小小擺設去展現婆婆的生命,在充滿盼望的詩歌『暫別片刻』伴隨下,家人獻花,獻心與道別。我們都帶著信心,相信他日會天家再見。
湖邊風景

專業樂手演繹生命故事

一位坎坷的單親媽媽,面對兒子自殺,一個喪禮,不但告別兒子短暫的一生,同時釋去母親的遺憾,睇望日後愛裡重圓。

望兒,你永遠是我家的寶貝

生命可以悄悄的來,也可以悄悄的走,永遠都不在人的手。父母可以做盡可以做的事情去保護胎兒卻不能保證他可以安然出生。一個懷孕六周的生命悄然離開,對父母來說,是一個非常難過,痛苦而又不能逆轉的事實。為了讓父母能正面面對這個失去,我還是鼓勵父母在適當時候做一個安葬儀式,透過儀式去表達內裡豐富的情感,也藉著儀式好好道別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