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渡痛失老伴的哀傷

雖然香港離婚率很高,有很多夫妻的關係不甚美滿,但長久恩愛,甜蜜美滿的夫妻也有不少。最近服侍了兩位長者都是痛失老伴,看見長者老淚縱橫,他們說起往事時眼淚都會不受控制的流下,就可知道他們感情有多深,有多麼的捨不得,甚至想起日後要適應沒有對方的日子,眼中流露的是多麼迷惘與徬徨。

九十多歲的陳伯伯與太太是中學同學,十多歲時已認識,相知相識七十多年,老伴因病離世,作為丈夫的,不管行動有多不便,對愛妻的後事也盡力親力親為,積極參與;他以雄渾沉穩的聲線在安息禮獻唱屬於他和太太的情歌 “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” ,與會者無不動容。他按他的狀態,還要求臨時加唱幾首,那當然沒有問題,任何情感的紓發都是他對太太愛的表達,那份表達也成了他的安慰,也是他對太太最後的心意;人雖然不在,但情--永遠都在!那份深厚的感情,永遠都不會消失,更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取替。

王姨姨六十來歲,也是在十來歲時認識丈夫,與他相知相處相愛四十多年。這位被寵慣的嬌妻說自己事事倚賴丈夫,連怎樣交電費水費煤氣費也不懂,心怕日後也不知可以怎樣生活!香港地方細,處處都有兩人拍拖的足跡:銅鑼灣公園、尖沙嘴海旁、山頂行山徑、石澳燒烤場,想避也避不了!踏進任何一處都會勾起對方的影子,想起彼此曾說過的情話,往後的日子想想也挺難過吧!

『喪偶』是個不可挽回的失去,也是個不能否定的事實,感情要好的夫妻面對失去人生的最佳伴侶:一個最疼惜自己,最明白自己,最真誠相待的人,那種『日後有心事都不知可以再向誰傾訴』的孤寂,的確要時間過渡與適應。

面對那些傷心的未亡人,除了容許她的眼淚,陪伴她傷心難過,聆聽她訴說往事外,也嘗試帶她到另一境界:你想你配偶在天上希望見到一個怎樣的你?

曾深深相愛的人,即使肉身上不能再相見,心中的愛意仍在,想對方生活美好是彼此常存的善良,而這份善良意願是不會因離世而減退。

(原文刊於《號角》:https://cchchk.org/article/soul/counsel/hk220812d/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主持自己的喪禮

應邀...策劃義工訓練課程,十堂的課程不算太長,而且邀請了多位在生死教育界的好朋友一起教授;我是其中一位導師,分享主理喪禮的經驗及怎樣可以讓主家在喪親時多一份安穩;為了讓分享更加真實,我決定用自己的例子做示範。

我還是會永遠懷念你

當家屬仍在哀傷中,六神無主時,教會主導並不是壞事,但當主導變成霸道,整個程序都是牧者的意思,或只顧跟著教會全套禮文,卻顧不了前來的家人親屬是送別的心情,而不是要接收一堂他們當刻接收不到的道,這豈不白白浪費了一個牧養的機會?

請不要加重生命中的痛

當生命在沒有原因下悄然流走,對父母來說,是一個非常難過,痛苦而又不能逆轉的事實。即使是一個情緒很平穩的人,但在這個極其傷痛的時刻,都會對別人的話特別敏感;不論是家人或是朋友,在這段時間,說話也宜小心謹慎,以免無心地傷害了受傷的人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pencil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