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的角度

實體學習

《實體學習與付「代價」的再思》

經歷幾年的疫情,學習模式轉換,實體上課還有價值嗎?而習慣「免費午餐」的文化,是否需要正視?

隨時候命

延續上年的學習。一切準備好了,按計劃順利進行。就在最後一課開課前三天,接到講者消息,他扭傷了腰,醫生囑咐他要休息近一個月,當晚不能教書了......

捨不得的goodbye

幾位年青人請我為一位自殺的朋友主理追思會,他們幾位都很年輕,相信沒有多少喪亡經驗,也是第一次面對自殺。他們對辦追思會沒有頭緒,就在網上找上我。作為輔導員,我非常明白這樣失去一位朋友的感覺......

收費的再思

近來接多了一些喪禮,遇到一些有關費用的心理關口,值得我好好思考......

為吉儀糖,你可以去到幾盡?

吉儀糖,毫不起眼,但如果在禮儀中略作解釋這味道與逝者的連繫,就會讓前來送別的家人親友添上一份親切感。

戰友

能被看為戰友的,不單價值觀相近,目標一致,且要有很大的信任度。「戰友」,即要有作戰的拼勁,也要有朋友的道義...

一次推動生死教育的反思

網上免費課程在疫情下如雨後春筍,我們舉辦付費課程,還會有人報讀嗎?

主持自己的喪禮

應邀...策劃義工訓練課程,十堂的課程不算太長,而且邀請了多位在生死教育界的好朋友一起教授;我是其中一位導師,分享主理喪禮的經驗及怎樣可以讓主家在喪親時多一份安穩;為了讓分享更加真實,我決定用自己的例子做示範。

過渡痛失老伴的哀傷

雖然香港離婚率很高,有很多夫妻的關係不甚美滿,但長久恩愛,甜蜜美滿的夫妻也有不少 […]
Topcrossmenuchevron-dow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