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媒報道

告別塵世專題報導

號角月報(香港版)第220期之專題文章,找我做了一個訪問,介紹「告別塵世」。

以下文章節錄自《號角月報(香港版)》第220期之專題文章:

「猶記得2014年,來找我輔導的一位女士,她的弟弟去外地旅行時不幸遇上意外身故,她要去到當地辦領遺體,我作為同行者,在整個過程每日為她平定情緒,遙距支援她,雖然逝者沒有宗教信仰,但姐姐曾經接觸過基督教,所以希望以基督教儀式辦理喪事,但由於逝者及其家人未信主,較難找到教會承擔,我建議她為弟弟做一個追思會,好讓親友可以跟他道別。」這是好好戀愛學堂堂主任杜婉霞(Joanna)第一次辦的喪禮。

展現獨特的人生

那個追思會在一個工廈舉行,「因為逝者是一個設計師,所以我特別安排了位置展出他生前的作品,讓親友可以欣賞和悼念。除了展區和聚會的地方,還有茶點,讓聚會後親友可以分享與逝者的點滴。」上帝造人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,如果在辦這人生最後一件事,呈現出每個人獨特的人生與上帝的作為,實在很美!

從那時開始Joanna想,人生除了結婚,死亡都是一件大事,如果有一些東西鬱在心裡,或者逝者過世以後親人還帶著仇恨,這些複雜的情緒得不到疏導,其實對大家都不好。於是萌生她隨不同的老師學習處理及鋪排喪禮,甚至跑到台灣取經,學習生死教育。

提起Joanna大家可能只是聯想到談戀愛、婚前及婚姻教育,很少會想到她做喪禮的服侍,「這是人生不同的階段,結婚是否一定很開心呢?原則上是,如果婚姻美滿的話,但很多是流著眼淚的,尤其當你不懂得管理,發展、建立,栽培婚姻,婚姻可以是一個墳墓,但當人有一天離世,兒孫滿堂、所作的事有人欣賞,這個可以是非常感恩,甚至喜樂的時刻,因為那人已經留下美好的。」她盼望運用自己所學讓人知道什麼是死亡,以至人可以更加珍惜生命。

死亡是什麼

問她死亡是什麼?她乾脆利落的答道:「返回天父那裡。」她稍作停頓,續說,「離開一個痛苦的世界,絶對是『慶賀息了世上勞苦,昂然踏進榮耀天家』,這個是我感到最雀躍的地方,我不怕談論死亡,我甚至跟丈夫說,我自己的喪禮要怎樣做,資產及遺物如何分配等,免卻對方煩惱。」

她不忌諱去談死亡,「我希望讓人知道我死去邊,因為離開一個有眼淚有痛苦的地方,去到一個沒有眼淚沒有疼痛的地方,何等佳美!」

逝者得尊榮 生者得盼望

在工作及人生遇上一些需要喪禮服務的案主,未能找得及時幫助,這造就了Joanna幫忙安排及策劃,執行安息禮儀,並把這服侍名為「告別塵世」,「我盼望主理的禮儀能夠呈現逝者的生命,令到逝者得尊榮,生者得盼望,讓在生的人,少一點遺憾。」

認識逝者同時認識上帝

她說,「曾經為一位女兒的爸爸辦喪禮,她的爸爸是印尼華僑,當我問她爸爸是一個怎樣的人的時候,她表示平日與爸爸較少溝通,那爸爸生前喜歡什麼歌?她揀了一些印尼和英文歌,於是我把七首歌串連起整個的喪禮程序。」

「印尼伯伯來了香港,當然懷念印尼,伴隨印尼歌,來到香港,辛苦工作當然最期待的是星期日可以休息,配上"Beautiful Sunday";最後用上英文歌One way ticket(單程車票)。其實人生如單程路,伯伯已經去到人生的終點,你的人生如何呢?當上帝讓我們有生命,今日對方到了終點,你仍未到,你的路最終會去到那裡呢?這是另類的告別式。」雖然不知道這信息能夠令在場的人起了多大作用,但相信每個生命都是寶貴的,雖然已死的人不能復生,但也希望在世的人可以反思人生,為他們指出一個正確的人生方向。Joanna深盼「告別塵世」的服侍能融入基督教信息,使人在當中認識逝者,也認識創造生命的上帝。

閱讀全文:香港號角220期專題文章

相關文章

100人的遺書杜婉霞封面圖

100人的遺書:杜婉霞

視博恩香港錄製的《100人的遺書》,杜婉霞是其中一位分享嘉賓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