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以向人坦白的哀傷

─淺談自殺對家人的影響

死亡,畢竟是一種不能挽回的失去,過時過節特別容易激起往日的回憶與思念,要與這種傷痛共存,實在不容易。因病離世是較易與人分享的,意外也不難交代,但「自殺」卻是家人最難接受,也是很難向他人「交代」的離世方式。

面對生離死別,哀傷是可預期的,當家人、朋友能彼此傾訴,談談與逝者的關係與感情,能抒發一下鬱悶在心裡未曾表達,甚或是不能表達的感受,這也有助過渡哀傷。

過渡哀傷的時間人人不同,這取決於當事人的性格,也涉及與逝者的關係。一般情况,一、兩年也很普遍,甚至是更長。死亡,畢竟是一種不能挽回的失去,過時過節特別容易激起往日的回憶與思念,要與這種傷痛共存,實在不容易。因病離世是較易與人分享的,意外也不難交代,但「自殺」卻是家人最難接受,也是很難向他人「交代」的離世方式。

有媽媽傷心得十多年來從不向人提起兒子,只當他去了遠行;也有媽媽在兒子自殺多年後仍保留兒子的房間與舊物;也有單親媽媽因為兩個兒子都是為情自殺,使她自覺生無可戀,勉強支撐自己過活,卻找不到生存的意義。

自殺,是普遍社會大眾不認可的行為,甚至自殺者被標籤為「自私」、「不負責任」、「不夠堅强」等,要自殺者的親人承受痛失摯親之餘,還要應付別人標籤背後的疑問,實在太沉重了。所以,很多家屬可以不提的都盡量不提。但當死亡的原因成為不能分享的秘密,自殺者的家屬就只能暗地裡獨自垂淚,默默承受那種沒有人能分擔的痛。

要幫助自殺者家人過渡這艱難時刻,溫暖的陪伴和不加批判的聆聽,都是很管用的方法。因為自殺者的遺體多會存放於公眾殮房,環境和氣氛都會令家屬在認領遺體時很不好受,死者的臉容也有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而令人難以接受;當刻若有可信任的朋友陪伴在側,給家屬一個堅實的膀臂和堅穩的攙扶,對家人來說,會是莫大的支持,也是一種非常貼心的服侍。

陪伴,實在不需要很多言語;只要你全人的同在(Presence),就很足夠了。

(原文刊於 家PLUS+ -- 情為何物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寫在蓋棺之前

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近日推出了一套非常有趣的教材叫「蓋棺之前」,遠在屯門我也去參加工作坊,個多小時的工作坊帶來很多反思,學員無私的分享也給我有很多啟發。

我還是會永遠懷念你

當家屬仍在哀傷中,六神無主時,教會主導並不是壞事,但當主導變成霸道,整個程序都是牧者的意思,或只顧跟著教會全套禮文,卻顧不了前來的家人親屬是送別的心情,而不是要接收一堂他們當刻接收不到的道,這豈不白白浪費了一個牧養的機會?

好生好死好食的一個晚上

收到合作伙伴「毋忘愛」主席范寧醫生邀請出席機構年度感恩晚宴,一向不好社交的我,也期待出席,並把握機會認識一班唔怕談生論死的同道中人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pencil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