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生好死好食的一個晚上

收到合作伙伴「毋忘愛」主席范寧醫生邀請出席機構年度感恩晚宴,一向不好社交的我,也期待出席,並把握機會認識一班唔怕談生論死的同道中人。

(資深輔導員 杜婉霞)

收到合作伙伴「毋忘愛」主席范寧醫生邀請出席機構年度感恩晚宴,一向不好社交的我,也期待出席,並把握機會認識一班唔怕談生論死的同道中人。

小型宴席設於西洋波會中菜廳,雖然只有三席,算全部自己人,除了同工、董事、顧問,也有合作伙伴及業內的新知舊雨。

料不到西洋波會的中菜做得很出色,更料不到簡單三圍,毋忘愛團隊在陳設及小禮物上絕不馬虎,紅酒樽上的鮮花裝飾及送贈來賓的小電蠟燭 也是由花藝師親手製作,非常貼心,還放在木座上,格調即時提升,感覺高雅大方。

由於疫情關係,賓客在飲宴期間少了走動,只在自己圍中笑談生死,更有人表示50歲就開始思考舉辦Life Party、生前告別會,更要每幾年搞一次,並想想有什麼可作陪葬品,給自己做定時間囊,如果70歲左右才離世,也足夠有20年去預備,簡直未雨籌謀,真有意思!

願我們都如范醫生所言,識得好死,以能好活。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難以向人坦白的哀傷

死亡,畢竟是一種不能挽回的失去,過時過節特別容易激起往日的回憶與思念,要與這種傷痛共存,實在不容易。因病離世是較易與人分享的,意外也不難交代,但「自殺」卻是家人最難接受,也是很難向他人「交代」的離世方式。
實體學習

《實體學習與付「代價」的再思》

經歷幾年的疫情,學習模式轉換,實體上課還有價值嗎?而習慣「免費午餐」的文化,是否需要正視?

捨不得的goodbye

幾位年青人請我為一位自殺的朋友主理追思會,他們幾位都很年輕,相信沒有多少喪亡經驗,也是第一次面對自殺。他們對辦追思會沒有頭緒,就在網上找上我。作為輔導員,我非常明白這樣失去一位朋友的感覺......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