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死亡來得太急太快

...執筆的當刻,第五波疫情已奪走了七千多條寶貴生命;政府部門遲遲未出文件,連遺體究竟是在公立醫院還是公眾殮房也未能確定!家屬的焦急與無奈是可想而知。家屬心情還未消化死訊,就要與不同部門周旋:要確定遺體存放位置,安排確認親人遺體,若入院未夠24小時就離世,還有機會要解剖,或要申請豁免解剖,總言之……手續和過程都比自然死亡繁複,這也加重了家人的心理壓力。

(資深輔導員 杜婉霞)

截至29/3執筆的當刻,第五波疫情已奪走了七千多條寶貴生命;政府部門遲遲未出文件,連遺體究竟是在公立醫院還是公眾殮房也未能確定!家屬的焦急與無奈是可想而知。家屬心情還未消化死訊,就要與不同部門周旋:要確定遺體存放位置,安排確認親人遺體,若入院未夠24小時就離世,還有機會要解剖,或要申請豁免解剖,總言之……手續和過程都比自然死亡繁複,這也加重了家人的心理壓力。

近日接了幾個因新冠肺炎離世的個案,有些還是來自同一家庭;有些是父母先後去世,或是家中四大長老 (爸爸,媽媽,外父,外母) 其中兩人離世,辦完母親的後事就辦外母的後事,辦喪事也接二連三,的確令人難受。作為輔導員,又是喪禮主禮人,我能作點什麼?對六神無主的家屬,又有何建議?

除了適時安慰,我也會盡力提供辦理喪事的資訊、給予實際建議、每次傾談完畢,都會有個簡單總結給家屬,以提醒家屬曾商討、更改或需跟進的事項。

有些人會覺得家屬已六神無主,給他們資訊有用嗎?事實是死亡我們無法選擇;但儀式、歌曲、相片、棺木、獻花用那種花,還是可以作有限度選擇,「選擇」能給人掌控感 (sense of control),也是「為先人做點事」的最後機會。

雖說有指定殯儀館可為新冠離世者提供瞻仰遺容服務,但若遺體在公眾殮房存放了一段時間,狀况會不太好,那即使化了妝 (通常這樣的化妝要另加服務費) 容顏也未必是家人能接受。

其實,若不用瞻仰遺容,一張生前特別選取的照片,襯一個優雅漂亮的相架,再配一些裝飾佈置,也可以使禮堂感覺溫暖。在禮儀設計上,我會出一個較仔細的程序,使家人看到禮儀可如何呈現逝者生命,那即使家人親友會感傷痛,也可以透過禮儀抒發情感,做到好好道別。

 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沒有選擇中的選擇

生命何時終結,人沒有選擇;生命怎樣離開,也沒有選擇;殮房迫滿遺體,政府相關部門何時出到文件可以辦理喪事也是沒有選擇;甚至火化爐訂到那個日子、那個地區也未必能選擇,....... 所以家屬在難過與無奈中,我會盡力提供一些範圍,使他們能有選擇。

戰友

能被看為戰友的,不單價值觀相近,目標一致,且要有很大的信任度。「戰友」,即要有作戰的拼勁,也要有朋友的道義...

跨代共融談生死

身邊總有長者面對嚴重病患,如何在他們仍有意識,仍可為自己作決定時與他們談生論死,使親人能按病者生前意願去辦理人生最後一個禮儀,從而減低親人的不安及在決定上的為難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