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住談生死

中國文化過年祝賀的五福:長壽、富貴、康寧、好德、善終;『善終』能被列在其中,可見『好死』絕對是一種福氣。范醫生一開始就直接地的問:什麼是『好死?』如果有得揀,你想點死?你怕死嗎?如果怕,你真正怕的是什麼?

(資深輔導員  杜婉霞)

生死教育近年在坊間被受關注,特別在新冠疫情陰霾下,生命的脆弱與不測真的會將人殺個措手不及!加上人的長壽及失智症有年輕化趨勢,現在都盡量鼓勵人為自己的後事做點準備,以免遇上未能預計的狀况時,會增添家人的焦慮、不安、及在慌亂下不知怎去作決定。

得香港賽馬會慈善信托基金捐助,由香港仔坊會社會服務的賽馬會躍動啟航計劃--第四屆「集『義』成裘」第三組「義無止境」團隊籌辦,以生死教育為主題的活動「咖啡廳談生死」,已於七月二十四日舉行,並邀得殯儀社企「毋忘愛」主席范寧醫生及生命頌禮師李麗蕊小姐蒞臨分享,與幾十位參加者笑住談生死,內容不單帶來新知識,新啟發,也引起熱烈討論。我對「毋忘愛」這機構聞名已久,素來欣賞機構在推動生死教育上的功夫,也參與過他們籌劃的喪禮,對這工作坊也非常期待;果然沒有令我失望。

中國文化過年祝賀的五福:長壽、富貴、康寧、好德、善終;「善終」能被列在其中,可見「好死」絕對是一種福氣。范醫生一開始就直接地的問:什麼是「好死?」如果有得揀,你想點死?你怕死嗎?如果怕,你真正怕的是什麼?問題掀起第一輪的思考與討論。

研究指出很多時老人家不怕談及死亡,倒是後生一輩未準備好去與他們談論,以至錯失了一些很好的機會讓老人家表達他們的想法。曾經作為主要照顧者的李麗蕊也分享了她作為照顧者的疲憊和壓力;有壓力時又不知可以怎樣向人傾訴或在那裡可以得到支援。作為照顧者,特別對著至親,總是怕自己做得不夠好,也怕自己日後會後悔。女生一般較細心,在文化上,通常是擔當照顧者的角色,但在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,兒子通常是作決定的那一個;所以,當兒子就治療方案遲遲不能作出決定時,壓力就會落到女兒身上,因為醫生通常見到的多是作為照顧者的女兒,所以詢問對像也會是女兒。

范醫生與李麗蕊即場示範了一些怎樣與老人家打開生死話題的方法:有什麼是該說和不該說的話,非常實用;除了說話,把握時機也很重要:每逢有人病重、離世、不論是相識或是不相識的,也可以借機會打開話匣子。

「毋忘愛」也提供了一張簡單的「預囑咭」,如果認真思考和填寫,相信對自己的晚期照顧和喪禮安排會有一定掌握。范醫生分享了一些很顛覆的概念:一般人說「生老病死」,但較正確的次序該是「老病死生」,因為人一出生就是倒數地邁向死亡,所以死之前該好好地活,不是嗎?

范醫生說:「對一個垂死的人,你能給他最珍貴的禮物就是聆聽。」”The most important gift you can give to a dying person is to listen.” 每個人都需要被聆聽和理解,對於即將離世的人就更是重要。

人生想減少遺憾,就要做到「道謝、道歉、道愛、道別」:我想向誰講句多謝?我又欠誰—句對不起?有誰我想給他知我多愛他?又有誰是我最掛心和捨不得的?

雖然限於規例,這「咖啡廳談生死」不能飲食,大會卻細心地預備了一個禮物包給所有參加者,附有一罐咖啡,也有花茶茶包,更意外的,是一張印有各「生死教育資料連結QR CODE」的A4紙,若大家想多了解生死教育,只用手機掃掃QR Code便可,方便又容易;策劃團隊真細心!

好了,上完堂,坐言起行,今天就開始思考和計劃。

(「預囑咭」可在「毋忘愛」網頁www.forgettheenot.org.hk下載)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難以向人坦白的哀傷

死亡,畢竟是一種不能挽回的失去,過時過節特別容易激起往日的回憶與思念,要與這種傷痛共存,實在不容易。因病離世是較易與人分享的,意外也不難交代,但「自殺」卻是家人最難接受,也是很難向他人「交代」的離世方式。

人生最後一個典禮

簡單也可以很得體;設計一個反映逝者生平的儀式,雇用一家懂得辦理基督教禮儀的殯葬商,夥拍具主理喪禮經驗的牧者就會令程序更順暢,帶出的氣氛更祥和;因為他們知道該引用什麼經文,在什麼時候出什麼音樂,在什麼時候播放什麼詩歌,並懂得基督教用語,... 這些都需要合作和默契。

寫在蓋棺之前

聖公會聖匠堂長者地區中心近日推出了一套非常有趣的教材叫「蓋棺之前」,遠在屯門我也去參加工作坊,個多小時的工作坊帶來很多反思,學員無私的分享也給我有很多啟發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