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歌譜新詞,悼念好姐

杜婉霞和好姐

照顧了我家四代人的好姐,離世時,我為她做了錄像,做了一個電台環節,也改編了一首歌,讓她滿堂兒孫更認識這位老人家。

這位婆婆──好姐,離世時92歲,兒孫滿堂,絕對是中國人說的笑喪。但對於這個服侍了我家四代人的忠心老工人的離世,我的心中和眼中都滿是淚水,因為實在有很多捨不得。

60年代的香港是戰後艱難時期,為生活,好姐來我家打住家工去養活她的家庭,她照顧了我祖母、父母、我們五兄弟姊妹,及我們這一代的孩子。好姐有近40年時間與我們一起生活,她與我們的關係,早已超越主僕,我們視她為親人。她離世前的幾個月,我天天跑往醫院探望,每天帶她愛吃的腸粉燒賣。我知道她可以吃的日子不多;能吃一口就一口。

她患上胃癌,知道她的時日無多,臨終前在醫院信了主,由於她沒有家人信主,為她辦理安息禮我更責無旁貸。早年我們帶好姐去了很多地方旅遊,我就用我們在世界各地所影的相片,做成錄像,好讓她的子子孫孫了解這位老人家的生平。

我在與胡美儀於新城電台的節目 “Sorry I love you” 錄了一個環節,去細談我認識的好姐,並在安息禮上播放;我又為她將我很喜歡的詩歌 "You Raise Me Up” 寫了一個喪禮版,去表達思念與祝福。

整個安息禮,有懷念,有感激,有恩情,也有天家再聚的盼望。不單透過不同環節叫人認識逝者,更透過經文和詩歌,叫人看到神在人生命中的痕跡。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送別一位偉大的母親

這位婆婆能得主喜悅,得人稱讚,得兒女敬重,真是不枉此生了。雖然人的生命短暫而有限,但相信她拿著這些果子見主面,必定能得主大大的賞賜。

兩個爸爸的父親節

這不是一個失去父親的父親節,而是有兩個父親在天上的父親節。

『婚喪 Mix and Match』

一場以『基督新婦』為題的追思禮『若人的生命像—場飲宴,那出世時就像迎賓,大家都慶高彩烈,那麼離世時就該像送客,豈也不該來個安然得體的道別嗎?』 生命總有終結時,能在別人生命中留下美好,已是不枉此生了。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