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傳道人嗎?

在不同情況下都有人問我『你是傳道人嗎?』真冷不防有人如此一問!當刻,實在未及反應及細想,甚至落入身份危機:『我是傳道人嗎?』一個我必須認真思考又要真誠回答的問題。

(告別塵世喪禮服務 杜婉霞)

因為『告別塵世』的服侍,我有機會被邀請在喪禮中分享信息,在不同情況下都有人問我『你是傳道人嗎?』真冷不防有人如此一問!當刻,實在未及反應及細想,甚至落入身份危機:『我是傳道人嗎?』一個我必須認真思考又要真誠回答的問題。

我沒有神學學士學位,也沒有在教會受職,但我在忠僕事奉中心、但以理學院所接受的,是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延伸部認証的雙職傳道訓練,即一方面我們有自己的專業(我是輔導員,從事心理治療 ),另一方面是傳道工作,隨時隨地在任何一個場景處境,也可分享聖經真理,其實兩者沒有抵觸,甚至應該並存,因為我們活在多變的世界,就應該以不同身份角色展現信仰。也因為少了『傳道人』職銜,相對親民,使人較容易接近,就更易走進非信徒群體當中;只要他們都能看見,尊重、並佩服我們的行事為人,就會更有興趣認識我們的信仰,並樂意接受我們的「牧養」。這就是與神同工的服侍,願榮耀歸給那常與人同在的主耶穌!

但以理學院的課程內容將信仰非常生活化:品格塑造,溝通領導,婚姻家庭,使命人生等。三年扎實到地的訓練,雖然職銜上我們不叫自己做『傳道人』,但功能上,我們實在是做傳道的工作。

我們效法保羅以織帳棚的方式營運,用神給我們的專業自給自足,並不斷進修學習,將服務水平提升優化;並找緊每個機會,將服務延伸進入人群。

為『告別塵世』的服侍,我走訪台灣兩次,一次是『瞓棺材』,體驗喪事中不同持份者的心情,並考察台灣出色的生命教育及善終服務;另一次是學習『悲傷療癒咭』,幫助喪親家人處理情緒,過渡哀傷,善別往者及從新適應沒有那親人的生活。

當再有人問我,『你是傳道人嗎?』我該清楚的說:『我是非一般傳道人。』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我還是會永遠懷念你

當家屬仍在哀傷中,六神無主時,教會主導並不是壞事,但當主導變成霸道,整個程序都是牧者的意思,或只顧跟著教會全套禮文,卻顧不了前來的家人親屬是送別的心情,而不是要接收一堂他們當刻接收不到的道,這豈不白白浪費了一個牧養的機會?

沒有選擇中的選擇

生命何時終結,人沒有選擇;生命怎樣離開,也沒有選擇;殮房迫滿遺體,政府相關部門何時出到文件可以辦理喪事也是沒有選擇;甚至火化爐訂到那個日子、那個地區也未必能選擇,....... 所以家屬在難過與無奈中,我會盡力提供一些範圍,使他們能有選擇。

『吾知點死』的故事

看著這『吾知點死』的標誌,心中有說不出的激動,特別在疫情嚴峻的時刻,確診的人好像總有一個在身邊,可能是你自己,你的親人,朋友,同事,朋友的朋友……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