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硬件也需要軟件配合

據報導指:... 會上有議員提及從市民收取回來的個案,包括有長者在亞博隔離時已22日,卻沒有洗澡及落地;亦有家人與在隔離設施的長者失聯,家人甚至以為長者在設施內離世。希望局方可還長者「一個尊嚴」。

(資深輔導員 杜婉霞 )

用國家級速度建成的舫艙醫院質素如何大家有目共睹;輕症患者或被隔離人士都沒有信心入住,擔心會得不到適切照顧也是可理解的;政府快而不準的資訊傳遞、朝令夕改的防疫政策、前言不對後語的官僚態度、與近乎不自量力的承擔,都大大加强了市民的不信任。

據報導指:立法會與預防及控制疾病相關的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,今(10日)以視像形式舉行遙距會議,會上有議員提及從市民收取回來的個案,包括有長者在亞博隔離時已22日,卻沒有洗澡及落地;亦有家人與在隔離設施的長者失聯,家人甚至以為長者在設施內離世。希望局方可還長者「一個尊嚴」。看到圖文並茂的報導,誰還可以對這政府抱有信心?

人手短缺,或許重賞之下必有勇夫!但不論用什麼極速途徑讓內地援手申請來港,除了龐大花費外,還有什麼護理訓練、廣東話訓練等,要他們正式投入服務,仍需要一段時間。但看現時情况,實在不容再等。

家人與長者失去聯絡更是極不理想。當知道原本在院舍的長者被送去一個被殘酷對待的地方:22天沒洗澡/落地,沒有被預期的照顧,甚至連安置在那個場館也不能被適時告知,家人的失望、不滿和憤怒是可想而知。

我不懂政治,也不懂護理,但從我有限的知識和心理學訓練,長者需要的除了基本護理外,就是關心和愛,並有尊嚴地被對待。與其等外援投入服務,是否也可考慮給予津貼,容許家人在自我檢測/核酸檢測呈陰性,並打了最少一針的條件下,可以每天八小時陪伴並照顧有需要被隔離的長者,起碼可幫忙抹身、轉身、換片、餵食等,這不單可以減輕人手不足的問題,家人又可以確知長者得到恰當照顧。

雖然不是每個家人都受過照顧者訓練,但人總有些基本衛生常識。即使場館沒有足夠冲涼設施,只要照顧者有架手推車,有盆水、毛巾、沐浴露,就可以做到基本清潔,dry shampoo也可以解決洗頭的問題。

相信比起與長者失聯或長者受到不好待遇,或許家人更願意趁居家工作,甚至失業期間作出相應的照顧安排。在疫情期間失去工作的朋友,也可以一邊照顧被隔離長者,一邊得著津貼,以減輕經濟壓力。

若政府可以用月薪$30,000去聘用一個內地援手,何不以日薪$1,000去聘用家人照顧長者。若100個長者中,有20%的家庭可以作出照顧安排,就已經有20個長者得到較妥善的照顧,長者被善待之餘,也有望減少市民怨氣。

硬件雖好也需要軟件配合;效律(effectiveness),和效果(effect)同樣重要。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人生最後一個典禮

簡單也可以很得體;設計一個反映逝者生平的儀式,雇用一家懂得辦理基督教禮儀的殯葬商,夥拍具主理喪禮經驗的牧者就會令程序更順暢,帶出的氣氛更祥和;因為他們知道該引用什麼經文,在什麼時候出什麼音樂,在什麼時候播放什麼詩歌,並懂得基督教用語,... 這些都需要合作和默契。

戰友

能被看為戰友的,不單價值觀相近,目標一致,且要有很大的信任度。「戰友」,即要有作戰的拼勁,也要有朋友的道義...

笑住談生死

中國文化過年祝賀的五福:長壽、富貴、康寧、好德、善終;『善終』能被列在其中,可見『好死』絕對是一種福氣。范醫生一開始就直接地的問:什麼是『好死?』如果有得揀,你想點死?你怕死嗎?如果怕,你真正怕的是什麼?
All Rights Reserved © Copyright 2020 | Terms & Conditions | Privacy Policy | Powered by HK Platform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