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個四份一世紀的愛

思念的痛,有時真的痛入心扉!

(告別塵世喪禮服務 杜婉霞)

出席了一個Uncle的喪禮。Uncle在人生最後一段日子信了耶穌,故喪禮以基督教儀式舉行。

由於當時新冠肺炎仍然嚴峻,出席的親友不算多,但全是Uncle生前最親愛的人。Uncle由細睇到我大,雖然我們不常見面,印象中他是個謙謙君子,他努力工作,愛護家庭,與Auntie更是結婚五十多年,仍非常恩愛,是後輩眼中的模範夫妻。

在聚會前播放Uncle生前片段,不少是與Auntie 雙雙起舞的,Auntie Uncle身型高挑,跳起舞來不單合拍,而且非常好看。相信失去老伴,即使在Uncle患病期間已有足夠心理準備,Auntie仍會感到很不習慣沒有Uncle在身邊的日子,畢竟,同襟共枕多年,早餐桌上的咖啡,午餐時你最愛的牛尾湯,走過慣常去的餐廳,晚上書房裡的燈光,每樣事物景象都有你在當中,教人怎能忘記,又怎會記?思念的痛,有時真的痛入心扉!

去多了喪禮,更明白我延續的第二個使命『告別塵世』是很有意思的,因為在人生不同階段,就有不同需要,原來在數學上來計算,我用四份一世紀,努力學做人,努力學好愛的功課,有幸遇上一個我愛他,他又愛我的人,就認真地好好愛他,四份一世紀過去,大家都人到半百,就用餘下的四份一世紀學習與你好好道別;希望到時可以了無牽掛,可以沒有遺憾。

從『好好戀愛』到『告別塵世』,都是人生重要過程;當中也有很多人生歷練。愛需要學習,但道別又何嘗不需要學習?別輕看一個好的道別,一個圓滿的道別,能令人釋懷,使多年的鬱結得到舒解。

不是人人都有機會戀愛結婚,但人人都有離世的一天。地上有時限的關係我們都在乎,更何况永恆的歸宿?我又會帶著什麼上天堂?

今年是我和孝國結婚25週年,25年實在不算短,但長也未夠長。我珍惜我們的相處;我明白地上的婚姻有時限,但願我能以無限的愛填滿了有限的時間。

相信當我們盡了一切力量去實踐當日在聖壇前的承諾時,即使有一日在世的時間到了,縱有不捨,也可以安然道別。

相關文章

所有文章 »

兩個爸爸的父親節

這不是一個失去父親的父親節,而是有兩個父親在天上的父親節。
夫妻兩又可以在天上再起舞

夫妻兩又可以在天上再起舞

...當天所有老人家都反老還童,像孩子般笑得燦爛,玩得盡興。最後Auntie 和[...]

贏在終點時

「啟智這場人生短跑,輸在起跑線,贏在終點時。」是廖啟智安息禮程序表中生平敘述的最[...]
Toptagcrossmenuchevron-downchevron-leftchevron-right